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前妻离婚无效 第87章 妈妈是坏人吗-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20:14:57

前妻离婚无效 第87章 妈妈是坏人吗?

林絮看着还在熟睡着的孩子,説,"我来吧,先带她回去了."

阮素晴説,"但是孩子睡的这么熟,带出去会不会冻着了,等一等吧,醒了再説啊."

林絮望着葡萄的睡颜,她不时的舔了舔嘴巴,好似刚吃过什么好吃的一样俨.

笑了笑,他説,"怎么哄睡着的,我一直觉得葡萄很难哄,只有她妈妈的话,她才听."

太淘气,徐自知曾经笑谈,这个孩子性子跟他一样倔稔.

阮素晴轻轻抚摸着葡萄的脸颊,表情怜爱的看着葡萄,"怎么会,葡萄很乖,听我给她讲故事,讲完了,她就睡着了."抬起头来,她一脸喜爱的道,"葡萄跟我还蛮投缘的."

"是啊."林絮也摸了摸葡萄的xiǎo辫子,看着葡萄,整个人都跟着温暖了起来.

抱着葡萄出去,葡萄难得睡的这么沉,他又跟阮素晴説了声谢谢,"你的手还受伤,还这样照顾葡萄."

阮素晴望着他,淡然微笑,"跟我,还需要説谢谢吗?不,不用,跟我不要説谢谢."

林絮眯着眼睛,望着阮素晴,喉咙动了动,却觉得涩涩,的好像忽然干涸的井,干巴巴的,説不出话来.

眼睛闪了闪,他觉得这样不知道説什么的感觉,好像空气都僵硬了一样,干脆错开了眼神,向自己的车走去.

葡萄在车上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,看到了林絮,叫了声,"爸爸."

"嗯,葡萄乖,爸爸来接葡萄了."

"唔,爸爸我好困,我继续睡觉觉了啊."

"嗯,葡萄这一上午太累了,睡吧,到家了爸爸叫你."

葡萄diǎndiǎn头,靠在那里,继续睡了.

到了家里,林絮将葡萄放在床上.

葡萄干净的脸上写满了纯真,让人不忍她受到一diǎn的伤害.

他看着失而复得的女儿,心里尴尬着,静静地,抚摸着女儿的脸颊,直到以为她走失了的时候,才觉察到,心里真的很害怕,很害怕……

幸好,她还是回来了,幸好,没有丢掉了葡萄……

一会儿,葡萄终于醒来了,她还是觉得困,但是比刚刚好了很多.

她一把抱住了林絮,"爸爸,我以为你不要我了."

林絮疼爱的搂着孩子,"怎么会呢,爸爸永远不会不要葡萄的."

葡萄抬起头来,委屈的看着林絮,"爸爸……那个阮阿姨……阮阿姨,跟爸爸是什么关系?"

林絮一震,説,"阮阿姨跟你説过什么吗?"

眼睛忙躲开了,葡萄心里好害怕.

阮阿姨説妈妈是坏人,妈妈怎么会是坏巫婆呢,妈妈那么好……但是,她好怕,怕妈妈真的是坏人,那样,爸爸知道了,会不会就不喜欢妈妈不喜欢葡萄了?

葡萄钻进了林絮的怀里,撒娇耍赖,"爸爸爸爸,你不会不要我的是吧."

林絮眉头拧起来,拍着她的后背,"葡萄怎么会这么想呢,没有爸爸会不要自己的孩子的,葡萄是爸爸的宝贝,爸爸不会不要葡萄的."

葡萄一直在他的怀里钻来钻去,心里却更不敢説.

爸爸好久没回来了,爸爸最近才又在家里陪自己玩,跟妈妈一起吃饭,万一爸爸知道妈妈是坏人,爸爸就不回来了怎么办……

林絮中午带葡萄一起去找徐自知,路上,林絮问了葡萄情况,跟阮素晴説的没什么不同.

"葡萄觉得阮阿姨怎么样啊?"林絮笑着问葡萄.

葡萄低头玩起了自己的手,开始三心二意起来.

"葡萄,怎么不跟爸爸説话了."

"爸爸,跟一个女孩子説话不能提别的女孩子的,你都不懂."

"……"

林絮无奈,宠溺的揉了揉孩子的头,"好,爸爸不提别的女孩子了."

深思了一下,林絮看着葡萄説,"葡萄,一会儿见到妈妈,不要跟妈妈説起,你跟阮阿姨一起去玩的事,好不好?"

葡萄心里忽然一震,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噩耗一样的难受,

"为什么?"

"因为……跟一个女孩子説话,不能提到别的女孩子,你妈妈也是女孩子啊,你妈妈也会生气的."

葡萄愣愣的diǎn着头,原本就大的眼睛,看着爸爸,瞪的更大了.

爸爸跟阮阿姨説的一样,都説妈妈听到阮阿姨会不高兴的……

林絮并不知道xiǎo孩子的情感,单纯,敏感,又细腻,尤其是从xiǎo没有体会过父爱,只有母亲的关怀的孩子,是这样的敏锐,一diǎnxiǎoxiǎo的伤痕,都能划破了她细腻的xiǎo心脏,留下巨大的疤痕……

很快,林絮在公司接到了徐自知.

她打扮姣好,看来出来的时候,也有稍微补妆.

大学的时候,徐自知开始会划一diǎn淡妆,林絮笑话过她,説怎么那么臭美的,徐自知无所谓的对他笑着説,化妆让自己变得自信,又让.[,!]别人觉得赏心悦目,所以,出门化妆可是一件很道德的事!

林絮看着徐自知上来了,徐自知一眼看到了一边的葡萄,"葡萄也来了啊."

林絮嗯了声,代替葡萄説了.

葡萄见着了妈妈,靠过来,抱着妈妈,撒娇,在她的怀里钻来钻去,蹭来蹭去的.

林絮望着葡萄,看着徐自知无奈的摸着葡萄,不断的安慰着,"怎么,葡萄想妈妈了吗?葡萄乖,别再蹭了,妈妈的衣服要被葡萄弄烂了."

葡萄这才停了下来,抬起头来,目光扫着爸爸,又看着妈妈,最后还是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.

"今天忙吗?"徐自知想问葡萄的时候,林絮笑着插嘴.

徐自知抬起头来,"嗯,还好,因为周年庆的问题.怎么,去哪里吃饭?"

"中餐,怎么样?"

"好啊,随你."

一家三口一起去吃饭,这样的场景,让徐自知觉得陌生,许是林絮觉得早上两个人略有争吵,觉得有些后悔了,所以叫她出来吃饭,算是和好?

徐自知不想去深究,他冷漠,她习惯了,他高傲,她也习惯了,知道就算是道歉,他也説不出对不起三个字,这样做,恐怕已经是极限.

不管怎么样,他就算是隐晦的表示,也算是一种进步了.

徐自知轻松的靠在那里,看着前面.

林絮不时的从后视镜望着徐自知,心里突然觉得心虚,他从前一定想不到,自己有一天会因为有事瞒着她,而感到心虚,但是这种感觉就是挥之不尽.

也许,他内心深处,已经隐隐的明白,他碰触到了她的底线,而她还并不知道,如果知道了……她可能会生气,这样的生气,已经不是生气那么简单,他内心里竟然有兄惧,恐惧她会离开.

自然,这些当时的林絮并未察觉,在林絮的字典里,并没有恐惧两个字.

到了地方,林絮将菜单递给了徐自知,"今天林太太diǎn单."

徐自知抬头微笑,"我是不是该觉得受宠若惊?"

拿过了菜单,她还是diǎn了两个清淡的菜,以便葡萄可以吃,然后又diǎn了两个,一个她比较爱吃的,一个林絮比较爱吃的.

林絮听了没有异议,于是三个人坐着等着上菜.

徐自知看着林絮,林絮也若有所思一般的看着徐自知,徐自知被瞧的扑哧的笑了起来.

林絮眉头皱了起来,"你笑什么?"

"我就是觉得好笑……"徐自知説,

林絮脸色黑了几分,"跟我一起吃饭这么好笑?"

"并不是的……只是你总看我干什么?"

林絮一愣,望着徐自知轻拍桌子,"我看自己的老婆还有错了?"

徐自知微微一顿,忽然觉得脸颊有些涨,热热的.

葡萄在旁边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,敏感的説,"妈妈,爸爸看你没有错,xiǎo胖説,爸爸妈妈要常常亲亲,才能给我生xiǎo弟弟."

"……"

林絮这时跟徐自知同时脸红了.

纵然关系已经亲密无间,至少在**上,可是,毕竟他们试着相处,才是最近.

有一种忽然从互相熟悉的敌人,变成了夫妻的违和感,让林絮心里觉得新鲜,刺激,又……不对劲……

毕竟葡萄当时出生,并不是两个人有意所为,所以那时还没这种刻意造人的感觉……现在忽然提起来……

两个人面面相觑,眼神交错,又迅速的躲闪开了,

而xiǎo葡萄看着两个人,戳着面前的饭,心里只有一个单纯的想法,爸爸妈妈常常亲亲生xiǎo弟弟,就不会离开她了……

下午,徐自知还要继续去忙,比较不那么忙碌的林絮,先带着葡萄回去,葡萄一路跟着爸爸,这回再也不敢多走远一步了.

男人向来对宝宝都比较粗心,也没有注意到葡萄与平时的不同,将葡萄带了回去,让熟悉的酒店员工来帮忙照看,葡萄却拉着爸爸不让爸爸走,林絮没办法,问葡萄,要听故事吗?葡萄却连忙的摇头,只是缠着林絮,昏昏欲睡.

林絮没办法,只能在一边陪着,好在没一会儿,葡萄就睡着了.

晚上,徐自知比林絮先回来.

她进屋去找葡萄,却发现葡萄坐在床上,并不开心似的.

"葡萄宝贝,怎么了?"徐自知抱着葡萄,亲吻葡萄的额头,柔声问.

葡萄不説话,抬起头来,往她的脖子里挤.

"葡萄,到底怎么了?"徐自知忽然觉得今天的葡萄很赖,细心的妈妈终于发现,葡萄跟平时不一样,不爱説话,不爱笑,还总是在撒娇.

她眼睛顿了顿,想到,这根本就是孩子有想要説的话,却不敢説的表现.

从中午,葡萄就是这个样子,只是当时,徐自知竟然没有发现.

她拉起了葡萄,表情认真起来,"葡萄,你告诉妈妈,出了什么事,你有什么事情想要跟妈妈説.[,!]吗?"

葡萄不説话,不笑,看着徐自知,无声,却快速的摇了摇头.

"葡萄,你是在骗妈妈吗?这样妈妈会伤心的,妈妈这么爱葡萄,葡萄有什么话,却不能跟妈妈説呢?葡萄,你还xiǎo,有不懂的事情,要问出来,不要自己想,你自己想,要想好久才能明白,但是妈妈告诉你的话,可以很快让你知道哦!"

葡萄眼睛里慢慢的,已经蓄满了泪水,却还是摇着头不敢説似的.

徐自知看着葡萄的眼泪,心里好像忽然塞满了棉花,堵得慌,乱糟糟的.

"葡萄,你要妈妈急死吗?告诉妈妈,妈妈可以帮你想,到底怎么了."徐自知紧紧的抱住了葡萄,害怕她会忽然消失一样.

葡萄在妈妈的怀抱里,终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"妈妈,你是坏人吗?"

徐自知一愣,心下猛的一沉.

"葡萄……为什么这么问呢?"

葡萄不敢跟妈妈説,但是,她下午却问了别的人,她问他们,阮阿姨是谁?

保姆吓的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,一脸的惊慌,説,葡萄你可不要在妈妈面前提起她来.

葡萄尖声説,"妈妈又不会杀人,为什么不能提起来!"

"哎呀,xiǎo孩子你不懂,你妈妈是不会杀人……可是……"保姆惊恐的样子吓到了葡萄,葡萄抓着保姆问,"那你告诉我,妈妈是坏人吗?"

"不是不是,妈妈怎么会是坏人呢."保姆可吓坏了,这孩子要是跟徐总提起来了,她一定会被开除不可.

"那你告诉我,阮阿姨是坏人吗?"

"阮xiǎo姐……那……那也不应该是."

"那到底谁是坏人呢?"葡萄不依不饶,保姆只能搪塞,"你还xiǎo,等你大了就知道了."

葡萄气愤的瞪着她,"妈妈知道的一定会告诉我的,你不告诉我,我去问妈妈,你告诉我,阮阿姨是不以前跟我爸爸在一起的,后来我妈妈才跟爸爸在一起的!你不説的话,我就去问妈妈了!"

保姆一听,赶紧捂住了葡萄的嘴巴,知道葡萄被徐总教育的,聪明伶俐,很有气势,此时为难的看着葡萄,説,"你可不要……跟你妈妈説啊……"

但是xiǎo孩子终究是xiǎo孩子,説是不説,被妈妈目光这样一看,心里立即好像是委屈的不行了,边脱口问了出来.

她抽泣着看着徐自知,"他们説,阮阿姨以前跟爸爸是一起的,妈妈是后来才跟爸爸在一起的,妈妈是抢了别人的王子的坏巫婆……"

苦涩蔓延,徐自知忽然觉得浑身冰冷,看着孩子这样哭着询问,胆怯,不安的样子,忽然更加自责和难过起来.

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加觉得心酸苦涩的了,她的葡萄,问妈妈,你是不是一个坏人……

她咬着牙,紧紧的将葡萄抱在了怀里,"妈妈不是坏人."

她不是个坏人,她説,"葡萄,是谁告诉你,妈妈是个坏人?"

"不是……不是任何人."葡萄惊恐的摇头,她答应过人家的,她不可以没信用.

"怎么,葡萄答应别人不告诉妈妈吗?"

葡萄低头,不好意思看她,但是,已经无声默认.

徐自知説,"好,既然答应了别人,就不要説,葡萄是讲信用的好孩子,葡萄,你自己会判断,不要听别人乱説,妈妈像是个坏人吗?妈妈对葡萄不好吗?还是妈妈对别人不好了?"

葡萄想了想,説,"妈妈对葡萄很好,妈妈也对别人很好."

"每个人呢,都会有人喜欢,有人不喜欢,你觉得喜欢妈妈的人多呢,还是不喜欢妈妈的人多呢?"

葡萄认真的计算了下,説,"喜欢妈妈的人多."

"所以,喜欢妈妈的人,当然会説妈妈是个好人,不喜欢妈妈的人,就会觉得妈妈是个坏人,所以妈妈是好人还是坏人,不要听别人説,要听你自己来説."

葡萄diǎndiǎn头,"嗯,妈妈爱我,妈妈是好人!"

徐自知微笑着摸了摸葡萄的头.

关上了葡萄的房门,徐自知眼中慢慢的染上愠色.

拿起了,她拨通了一个号码,"帮我查一查,葡萄今天发生了什么事!"

——萌妃分割线——

万字更结束了~

xiǎo宝宝很敏感,将心比心,想想在我们那个时候的记忆,大人不要忽略xiǎo宝宝们的xiǎo心思哦~

福州市中医院怎么样
孝感市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
癫痫病治疗内蒙古哪家医院好
牛皮癣治疗廊坊哪家医院好
青海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