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大憨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6:45:12
大憨死得很壮烈。
大憨的追悼会在镇礼堂召开,社会各界人士约二千多人参加了吊唁活动。
大憨生前一塌糊涂,死后却如此风光,实在有些匪夷所思。
大憨,并不是他的本名,他的真名怕是早已被人们淡忘了,只因为他为人憨厚,且似乎很是蠢笨,故自有巧嘴的人赏了他一个“大憨”的绰号。
说起大憨,典故多着呢。
大憨是家里的独生子,从小娇宠,据说光是吃奶就吃到三岁。
大憨枕在妈妈的腿上,大憨妈撩起上衣,晃起了颤颤的 ,大憨便小猪一样去拱妈妈的 ,吧嗒,吧嗒,动静不小。
刚刚升级做了母亲,大憨妈还很腼腆,每当有人从身边走过,难免有些不自在。大憨可不管这些,把嘴巴从奶头上撤下,用肉呼呼的小手捂住妈妈的 ,斜着眼,撅着嘴,道一句:“俺不给你吃!俺不给你吃!”路人笑着回避,大憨妈羞红了脸,大憨却得意洋洋。
于是,邻里每当有人手里拿着好东西,总会学着大憨的样子,眼一斜,嘴一撅,对着别人来一句:俺不给你吃。
大憨像他爸,胖!每当大憨跟着他爸一起走过,常常有人在一边指指画画:看,两个肉墩。
有人逗弄大憨:大憨,你爸爸为什么这么胖啊?是不是长了个饭桶肚子啊?
大憨白那人一眼:你才是饭桶!俺爸爸饭量才不大呢。俺爸爸就着饺子喝酒从来不吃饭!
哈哈哈,听的人便笑了,前俯后仰,然后广为传播,并多加演绎:人家大憨他爸就着饺子喝酒,从来不吃饭;人家大憨他爸吃饱了,从来不饥饿;人家大憨他爸睡够了,从来不瞌睡。
看着大憨一天天长大,大憨父母非常开心,把大憨送去了学校,希望学点数码,学点字符来填补大憨愚笨的脑袋瓜子。
大憨每天蜗牛一般背着鼓胀的书包上学,晚上再背着鼓胀的书包回家。
父母想考考大憨的脑子里是否也跟书包一样装满了鼓胀的知识,就找大憨谈心。
大憨呐,上学好不好啊?
不好!大憨高高撅起了嘴巴。
咋啦?怎么个不好?
老师骗人哩!
骗人?
嗯!
咋骗你了?
前天告诉俺说五加一等于六,昨天又告诉俺四加二等于六,今天却说三加三等于六,跟孙悟空一样,变来变去,骗小孩儿呢。
大憨父母你瞅瞅我,我瞅瞅你,哑口无言,哭笑不得。这个傻大憨啊!
大憨爸对大憨妈说:完了,这孩子脑残,榆木疙瘩一个,压根就不是念书的料。
大憨妈苦笑,摇头,然后说,别泄气,耐心点,咱们多辅导辅导,兴许也能来个铁树开花。
大憨妈闲着就教大憨扒拉手指头,还用草棍在地上划拉了一片又一片。可是,就算把院子划拉满了,大憨还是不怎么开窍,不过,进步还是有的,老师家访时一个劲表扬,说家长工作做得好,大憨数学成绩正在大踏步前进,已经渐渐接近三十分了。
老师的表扬让大憨母亲热血沸腾。希望本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,就像大憨,辅导的多了,就有了进步!大憨妈抓住一切时机对大憨进行教育。
大憨家里养了许多鸡,放养,鸡蛋价格虽高,但销路很好,常常有小贩来村里收购。不论斤,论个,不论大小,一只鸡蛋一块多。
反正大小一个价钱,大憨妈可不憨,索性把大的鸡蛋挑出来留着自家吃,小的则留着卖钱。
这一天,听到大街上又有人吆喝收购鸡蛋,大憨妈喊过大憨,拿出一篮子鸡蛋让大憨数一下。
肥嘟嘟的大憨像只抱窝的老母鸡,蹲在地上把那一篮子鸡蛋数过来数过去,数了至少有三六一十八遍,终于有三次数目一样,四十五只。大憨母亲认真一点数,行,不多不少,就是四十五只。
大憨跟随妈妈来到大街上。小贩接过篮子,看了一眼,随即惊呼:大嫂,您的鸡蛋怎么净小的?
大憨妈窘在那里,支支吾吾,说不出个一二三来。
大憨在一边按耐不住了,脱口而出:大的都吃了!
围观的人哄堂大笑。
小贩看看大憨,噗嗤一声,也乐了。
大憨妈瞪了大憨一眼,在众人的注视下,羞红了脸,无地自容。
完了,这孩子就是憨,缺个心眼,今天把我给卖了。回到家里,大憨妈向大憨爸做了汇报。大憨爸瞥一眼大憨,兀自摇头、叹息。
不管憨与不憨,大憨终究要长大。
大憨小学没念完就下了学,在家务农,然后被岁月追着长大。
长大了的大憨娶媳妇却成了难题。
其实,不是没有提亲的,但前几个姑娘都是乡里著名的傻姑,这让大憨大伤自尊,他当即拒绝,连面都不见。
大憨虽说有点憨,但轮廓不错,高大,富态,络腮,还是满有男子汉味的,只是经不起以讹传讹,大憨竟也成了乡人眼中的二百八减三十。
二十六岁那年,有人介绍了一个远处的姑娘。大憨精心穿戴了一番,兴高采烈地去相亲,可是,等了一上午,却愣是没有见到姑娘的影子。后来才知道,其实,姑娘已经来了,只是偷偷一打听,大失所望,悄悄地溜了。人家大老远跑来,可不想嫁个傻瓜。
大憨心情沮丧地回到村里。
有人听说大憨相亲去了,就在半路截住:大憨,怎么样,亲相中了不?
相中了一半。大憨瓮声瓮气回答。
一半?怎么会是一半?
我去了,她没去,这不是一半么。
哈哈哈,哈哈哈,村人捧腹大笑,差点笑岔了气。
大憨更加出名了。只是这样的出名副作用很大,没有谁再去给大憨提亲了。给大憨说亲似乎成了一件很耻辱的事情。
大憨父母的心思更重了。
唉,这个大憨,脑袋瓜子不好使,读书不乍滴,种庄稼也笨手笨脚的,精神头儿又不大足,这要外出打工,也是一个玩物,弄不好被人家卖了还会乐滋滋地帮着人家数钱呢!唉,没辙啊!咋整呢?
大憨终究还是识了几个数的,大憨父母一合计,还是让大憨去做点小买卖吧,尽管有风险,需要脑瓜子活,但也锻炼人呢!
再三寻思,大憨爸看好了菜贩子这一行当,轻省,本小利大。
村里有个人叫来福,就是靠赶集贩菜发家的。起早去到集上,四下里巡视,看这次集上哪样蔬菜稀缺,就跟摊主洽谈,然后全部买下,垄断市场,价格随即提起来。每集都能发点小横财。
可是,当大憨父亲找到来福,来福却一个劲摇头,说,不行,不行,这活不挣钱,不好干,还是另请高明吧。
直到大憨父亲把一条好烟塞上,来福才勉强答应,说拉巴拉巴看看吧,是驴是马,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。
大憨被带到了集上,看着来福大把大把地赚票子,眼都直了,哈喇子都流干了。很快地,大憨也投入了战斗。按照来福的指示,大憨先要学会搭价,也就是根据菜市场的行情,包括价格和上货量,有计划地倒卖一些上货量少,但销路好的蔬菜。有来福帮着,大憨低价买入,然后高价卖出,从中赚取差额。一集下来,倒也有些收入。当大憨把一叠叠钞票拿回家时,父母眉开眼笑,把那钱攥在手中,数了一遍又一遍。
大憨学徒期满,来福便撒手不管,要大憨单打独斗。
这时,大憨手里的钱积攒了不少。大憨妈说,好好攒着,留着娶媳妇。大憨可不这么想,他渴望有一天,自己干个大买卖,挣个金山,就不信娶不着媳妇。哼,等咱大憨有了钱,那花姑娘还不跟放羊似的,拿着鞭子往家赶啊。
大憨穿着很朴素,一件夹袄用布条扎在腰间,脚蹬一双解放鞋,地道的庄户人打扮,一副寒酸气。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,十足一个小瘪三。
然而,大憨的这身打扮却给他带来了好运。
有一次,大憨在去集市的路上,碰到一个贩大蒜的,满满一货车大蒜,停放在路边。一群小贩未在那里,嘁嘁喳喳,忙着讨价还价。
大憨凑过去,冷冷地问道:大蒜怎么批?
一块五。对方瞅一眼大憨,慢条斯理回答。
包圆呢?
什么?包圆?对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扭着脖子,撇着嘴,斜着眼,把大憨从上到下扫描了一下,鼻子里不由自主嗤了一声。
包圆呢?大憨又问。
大憨,把你卖了,也买不起这一车大蒜。
大憨,白日做梦啊,哈哈哈!
……
几个认识大憨的小贩不住地取笑大憨,这给了卖主戏弄大憨的勇气。
你要是把这一车都买了,我给你个做梦都梦不到的价,一块钱一斤,怎么样?
啊?一块?小贩们一阵惊呼。
真的?大憨歪着头问。
真的!卖主不屑一顾。
过秤!大憨斩钉截铁。
不用过秤,八十袋子,一袋一百斤,八千块钱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!卖主态度坚决。
大憨不做声,把手 上衣口袋,摸索了一会儿,掏出了厚厚的一沓子钱,不止万元。
哇!众小贩再次惊呼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卖主也傻眼了,张大了嘴巴,那神态好像看到了叫驴上树,公鸡下蛋。
众目睽睽之下,说话是要算话的,卖主只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,乖乖地把一车蒜转卖给了大憨。
大蒜卸下,大憨付款。货车去远,大憨就地倒卖,以每斤一元三角的价格卖给了众小贩,眨眼之间,净挣二千四百元。
从此,大憨时常把自己打扮地邋邋遢遢,叫花子一般,然后去搞大宗的生意,屡试不爽,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主儿,便时常栽倒在了大憨的手下。
大憨的腰包鼓起来了。
大憨声名鹊起。
媒人们忙活开了,纷纷去大憨家里说亲。
大憨南挑北拣,终于淘到了一个漂亮媳妇。大憨父母如释重负。
憨归于憨,有些事无师自通,所以,大憨媳妇很快就生了崽。儿子,胖乎乎的,像大憨。
头胎生了儿子,按照当地计划生育政策,是不允许生二胎的。于是,自然要注意避孕,否则,一旦生下第二胎,那可是要罚款的。
这一天,镇计生办派人来村里了。喇叭筒里一遍又一遍呼喊,各家各户,育龄夫妇,马上到村卫生所领取避孕用具。
媳妇回娘家了,大憨便去领取。
发放避孕用具的是位女士,三十多岁光景。大憨看见她把一盒又一盒的东西分发给村民。
轮到大憨了,那位女工作人员顺手递给他三盒东西。大憨接过来看时,发现上边写着“xx套”字样。大憨纳闷,就打开来看,发现里面有许多胶皮圆圈。大憨越发糊涂了,怯怯地问:大姐,这是什么玩意?
一旁的妇女听了,捂着嘴直乐。
那位女工作人员也乐了,她取出一个“圆圈”,套在了大拇指上,说:“和你媳妇那个的时候,就这样套上去,这样就避孕了,明白了吗?”
奥!大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这样就不能怀孕了,真他妈的简单。
从此,黑灯瞎火之际,大憨有恃无恐,和媳妇干得热火朝天。
大约两个月左右,大憨媳妇身体出现了异常,去医院一检查,坏了,媳妇怀孕了。
妈妈的,不是套上那些圆圈就不能怀孕了吗?骗子!大憨愤愤地骂道,他怒气冲冲地去了镇里,找到了那位女工作人员。
你必须对这个事负责,你说了的,套上去就不能怀孕了。大憨理直气壮。
那位女士懵了,嘴里自言自语,不会吧,怎么会怀孕呢,质量没有问题,会不会是漏了,或是倒流。
胡说,根本没有漏。大憨反驳。
大兄弟,你使用方法正确吗?
怎么不正确?俺就是照着你说的方法用的。
奥,你怎么用的?
俺每次跟俺媳妇做那个事,都把那个东西套在大拇指上,可小心着呢。
哈哈哈,哈哈哈,那位女士趴在桌子上,笑得差点晕过去。同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笑出了眼泪。
这事不胫而走,很快传遍了全镇,大憨更是名声在外了。
媳妇做了流产手术,大憨也开始背运了。
人怕出名猪怕壮。大憨早已名声在外,哪怕打扮得再寒酸,也没有谁小看他了,都陪着小心。
大买卖做不成了,大憨只好拾起秤盘子,开始小打小闹,贩点黄瓜、辣椒、西红柿啊什么的卖卖。大憨憨厚,没多少心眼,手又很散,从来不缺斤少两,本来已经够秤,那些好得小便宜的婆娘们总喜欢再掏一把添上。这样一来,大憨的卖卖看上去挺红火,其实,大家都是带着小算盘来的,大憨并赚不到几个钱。
看着大憨的生意越来越清淡,父母再次害愁。这时,有亲戚帮忙,把大憨招进了保安队伍,去一所学校当了保安。
大憨这身子骨,适合当保安。
当保安是需要培训的。在结业典礼上,队长语重心长地叮嘱大家,保安保安,保一方平安,责任重于泰山。尤其是学校保安,关系到孩子们的生命安全,责任更大。但同时,队长也直言相劝,做人不要一根筋,在面对歹徒的时候,不能蛮干,要智取,以最小的牺牲赢得最大的胜利。
大憨走马上任,忠于职守,获得了学校和主管部门的好评。
记得有一次,县教体局局长到校视察工作,在学校门口,局长的车子被大憨拦住,要求出示证件。
局长说,我是局长。
大憨木着脸说,我是保安。
局长笑了,说,我真是局长。
大憨郑重地说,俺不管局长不局长,没有证件或是没有校长命令,绝对不放行。
无奈,局长拨通了校长的电话。
校长出来了,满脸陪笑,点头哈腰一番,迎接局长进门。
局长临行,白了大憨一眼,大憨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也白了局长一眼,不以为然。
事后,校长找到大憨:现在认识局长了吧,以后局长来了,要放行。
大憨说,不放!我只认证件不认人,模样长得差不多的人多了去了。
校长笑笑,没辙。
大憨就是这么实在,确切地说,典型一根筋。
大憨的死就是源于他的一根筋。
那天晚上,大憨在校值夜班。半夜里,隐隐听到了怪异的响动。大憨小心起床,循了声音过去,发现几个黑影正在微机室门口来回穿梭。
大憨揉揉眼睛,仔细看时,发现有人正在往外搬电脑。
这批电脑是学校刚刚更新的,花了许多钱呢!
不好,有窃贼!
大憨热血喷涌,一声断喝:住手!并随即冲了上去。
……
大憨牺牲了。
大憨血肉模糊,尸体直挺挺地陈在校园,手指着前方,嘴里咬着一截布条,布条上满是血迹。
警察来了,调出了学校的监控录像。录像显示,一群蒙面人跟大憨扭打在一起,大憨在踹倒几个之后,终因寡不敌众,被窃贼用砍刀砍翻在地。倒地后的大憨没有善甘罢休,而是死死咬住一个窃贼的腿部,在遭受一阵砍杀之后,终于不动弹了。
警察迅速展开了侦破,根据歹徒腿部被大憨咬伤这一线索,终于将窃贼抓捕归案。
听到大憨的死讯,大憨父母哭的死去活来。
听到大憨的死讯,村人的目光里没有了鄙夷,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叹息:唉,这个大憨!
大憨走了,但每当礼拜天,一群群的孩子便去了大憨家里,俨然是这个家里的小主人。

共 518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这句话充分地验证了大憨的一生。从小被父母当宝样地疼着,长大却不识数,读书不成,憨名在外,连个媳妇都娶不上,就当父母为大憨操碎了心时,他却露出了做生意的天才发家致富;而大憨的憨厚最终还是让他无法经营下去做了保安,或许做保安才是最适合他的职业,他的认真与一根筋闹了许多笑话却也是保安人员的本分,当他与偷电脑的窃贼搏斗而死之后,人们眼中满是崇敬与感叹,这样一根筋的人竟然有着不怕死的勇气与正义。作者用几个小故事把一个憨直朴实的小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,生动而有趣,生活气息浓厚,让人开心之余又带着一些深沉的感动,欣赏。【编辑:瞳若秋水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25 2】
1 楼 文友: 201 -0 -25 10: 6:42 大憨憨得真实,并且乐在其中,这种快乐是精明人无法体会的一种境界。问好晗夫。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 -0 -25 11:51: 2 辛苦了,谢谢,敬茶!
2 楼 文友: 201 -0 - 0 21:04:15 欣赏精彩小说,学习,问好晗夫哥,祝福安好! 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 -0 - 1 08: 4:50 谢谢小妹,鲜花奉上!
 楼 文友: 201 -09-11 15:00: 9 晗前辈的人物塑造太厉害了 晚辈望尘莫及。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 -09-1 14:17:46 过奖了,谢谢!小儿口臭
新生儿眼屎多
吃什么止泻最快
宝宝口臭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