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【菊韵】陪读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2:24:43
中午,开学后上高三的儿子从学校打来电话,让老汪想办法,无论如何在他们学校附近租套近一点的房子,电话里儿子跟老子下令:他们班不少家长都在陪读。
老汪上学那个年代,没有“陪读”一说,只知道古代家境稍好的人家,才有钱雇得起“书童”,皇宫大院更甚,“陪太子读书”的大多都是阿哥和贝勒,都是有身份证的人,不仅如此,太子读书还有御用的先生,叫太傅。老汪算哪门子?
军情火急,容不得半点耽搁,老汪放下单位的公事,顶炎炎烈日,立马去学校附近打探,因为开学了好几天,学校周边出租的房子少之又少,剩下的几套不是太小,就是离马路牙太近,老汪担心晚上过车,汽车的喇叭声会影响到孩子学习、休息。
天擦黑前,窗户上张贴的求租电话号码看不太清,老汪有备无患,事先揣了只手电筒过来,一扇扇窗户照过去,跟当年碉堡里的鬼子打探照灯差不多。
好不容易看见一公寓房,说破天也就三十七八平,一居室,外带一厨房,连卫生间都没有,房主狮子大开口,一万二一年,爱租不租,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。
老汪哪敢擅自作主,这么多年一直沿用文革的老套路,早请示晚汇报,少犯路线方针错误。在电话里把房主的意思,原原本本跟老婆大人学了一遍,得批文如下:再探再报,搞不明白,提人头来见。
一个星期过去,房子的事还没有着落,个中滋味,过来人都懂。
“车到山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老汪命好,事情不到节骨眼,是不会出现转机的。
功夫不负有心人,房子终于租到手了,五十八平米,两屋一厨一卫,还有客厅、阳台,年租金一万五。
老汪撅屁股搞了一整天的卫生,虽然觉得有点累,但一想到儿子来年这个时候,肯定考上一所理想大学,做老子的面上有荣光,再苦再累也值。
第二天,老汪跟媳妇搬了些锅碗瓢盆过来,正式入住。
老汪租的这间房,坐北朝南,离学校只有一墙之隔,从小树林过去,穿越学校操场,一百五十米就是儿子班级。在老汪看来,一切皆有缘。
老汪平常日子,手腕上总爱戴一串佛珠,那是老汪前些年去黄山学习,在山上一个大雄宝殿花一百多块钱请的,有事没事,老汪在心里默念几声:阿弥陀佛。老汪知道,信不信在于别人,念不念也在于自己,为了儿子美好的未来,每天在佛面前祷告、祷告,准没错,自己又不掉一斤肉。
陪读的日子,在无声无响中进行着。
每天早上,老汪给儿子定的起床时间是六点十五分,儿子懒散惯了,间隔三分钟,老汪就得去敲一次儿子的房门,在门口老汪轻轻地唤:“儿子哎,起床喽。”语气拿捏得十分到火侯,老汪在单位大小是个领导,大王二王不在时,老汪就说一不二,在儿子面前,老汪多少也意识到自己有点下贱。
可身边的同事、同学,谁不在家给儿子当三孙子哩,儿子自打踏进高中的门坎,家长未来的三年工作计划,必须围绕“一个中心,两个基本点”而展开,“一个中心”就是以“儿子高考”为中心,“两个基本点”指的是“做好儿子的后勤服务”、“保证好儿子旺盛的学习劲头”。士可鼓,不可泄。
六点三十分,儿子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睡眼朦胧半遮面”,眼睛半睁半闭进了卫生间,十五分钟不见他出来,老汪总以为儿子掉进了毛坑,守在厕所门口只有干着急的份,总不至于去扯他,等儿子迈了方步,慢条斯理出来时,眼看着到了上课的时间,接下来,儿子进入快节奏,一分半洗漱,三分钟洗头,为了节省时间,老汪手搭两块干毛巾,在一旁乐嘿嘿的侍候着,儿子擦拭完头后,老汪早就把吹风机拧到了最大风量,“轰、轰轰”地给儿子吹,因为儿子比老子高了十公分,老汪给儿子吹风时,得踮脚尖,烘干头皮的活,夏天两分钟足够,冬天则不行,最少得消耗四分钟,头发吹不干,担心儿子出门会感冒。
吹风的活,看似简单,其实还是蛮有技术含量的,为了不把儿子的头型弄乱,老汪只能用两根手指头,按一个方向轻轻地捋,捋好了,儿子心情就好,心情好了,儿子的学习成绩就能“蹭蹭”地提高好几十分。“虎摸顺毛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
儿子是学校的“形象大使”,一年四季,早饭可以不吃,但头必须天天洗,风雨无阻。“形象大使”的头衔,是老汪估计的。
早餐的内容:包子、饺子、馄饨、面条、蛋炒饭,天天不能重样,有段时间,儿子喜欢吃三明治面包,中间夹片生菜叶、香肠的那种,好象还抹了些奶油,八块钱一个,每天上午,老汪在单位给店里打电话预订,时间长了,不等老汪开口,卖货的小姑娘乐嘿嘿地说:“大哥,您要的面包,我们给你留着,谁来也不好使,大哥记得下班过来取就行”。连着两个月,终于把儿子给吃顶着了,这责任全在老汪。
儿子长期睡眠不够,上课时,难免犯困。每天早上,老汪给儿子冲上一杯雀巢咖啡,给他提神,临出门前递到儿子跟前,看着他喝。
后来电视上养生专家说:长期喝咖啡不好,说是咖啡因里含有不少的三聚氰胺、植物蛋白,长期食用,容易诱发动脉硬化。老汪从最好的哥们那,讨了偏方,什么车前草、菊花茶的,给孩子一一试过,效果不理想,孩子照样犯困,只好让他接着喝,再毒也毒不过一年了。
正应了那句:“万里长征都走过来了,不差这一步了”。
儿子每次喝完,杯沿上总会余留一些残渣余孽,自从听了专家的,老汪和他媳妇,巴不得儿子别喝干净才好,老汪等儿子走了,自己再兑点温水喝,蛮甜,毕竟百多块钱一瓶。就这样,三年下来,老汪喝的咖啡,不计其数,儿子喝的更是下不了地。
儿子吃早餐的速度,比坐高铁还快,一个猕猴桃扒好皮,儿子分两口,就下了肚;一碗面条,梭哈一声,进去多半;煎的鸡蛋,筷子一夹一递,风卷残云,整个过程论秒计。
儿子出门,穿衣直接套头,省拉拉链的时间,穿鞋时,从不系鞋带,两只脚在原地左右拧,门口的地板,明显地让他秃了好几层皮,发白;儿子拧鞋的同时,孩子他妈给他书包里塞进去一瓶胡萝卜汁。
听他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地下楼声,老汪忙着去卧室窗口,瞭望儿子飞奔学校那片桦树林,老汪有一种穿越时空隧道的感觉,儿子眼下正是在跟时间赛跑。
天蒙蒙亮,小区里,学生们睡眼惺忪地从楼区各个单元门里出来,就象是一只只出来觅食的小鸟。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”,这话老汪在单位里常跟年轻人说。
儿子的午餐在学校解决,中午回来睡午觉,下午一点二十五分,老汪打电话叫他起床,儿子从没有睡醒的时候,喉咙里含混不清地“嗯”一声,算是哼哈答应,鬼才知道他起没起床?只好两分钟之后再喊,说白了,老汪成了儿子的一个不用上劲的闹钟。
“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”,老一天中午,老汪在单位陪领导喝酒,喝过了头,忘了招呼儿子起床去上学的大事,儿子竟然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多,等老汪醒悟过来,黄花菜都凉了。至此,老汪戒了两个月的酒,长了回记性。
晚餐,儿子也很少回来吃,孩子他妈劝了好多次,他不同意,为的是,每星期一百八十元的生活费,他好自由支配。
知子莫如父,儿子那点小九九,老汪清楚得很。谁家孩子兜兜里没有三瓜两枣钱,买瓶饮料还得三块五块的。
晚上十点钟,儿子回来的夜宵,老汪换着法子做,周一排骨、周二鸭、周三牛腩、周四鸡翅、周五猪蹄,蒸、烹、煮、烧、酱、炖、焖,老汪都会,媳妇担心儿子营养过剩,总是吩咐老汪再添一个青菜,儿子每次晚自习回来,没等脱鞋,眼睛就直勾勾地往餐桌上扫,跟小日本进村搞扫荡似的。
儿子吃完,习惯性地咂摸着嘴,不说好,也不说坏,就当老汪欠他似的,问急了,才冒出一句:“还行吧!”老汪怪罪儿子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”来。
儿子的夜宵开支,比老汪俩口子一天的伙食费还要多。
夜宵完事,儿子东磨磨,西蹭蹭,好不容易儿子关了房门,差不多就得十一点半,再指望他看个把小时的书,肯定超过十二点,儿子睡觉前,老汪和媳妇从没闭过眼,竖着耳朵听儿子那边翻书挪凳的动静。
老汪折腾不起,抓紧睡几个小时,明天还得起早给儿子预备丰盛的早餐哩,当前工作的重心就是把儿子侍候好,别的都是扯淡。
老汪躺下总是在想:解放区的天,什么时候才能亮呀?

共 08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陪读,是近几年各地都常见的一种现象。家长们越来越重视孩子的学习,所以不惜重金和时间,纷纷到各地陪读,有的是在本地,有的是在外地,甚至大学了还有陪读现象。这篇小说《陪读》讲述了老汪找房陪读的过程,通过老汪可见一斑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!小说文笔细腻流畅,语言幽默风趣,把老汪对老婆的顺从,对儿子的服从和对下属的招摇描写的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。人物塑造典型突出,特征明显,叙事也清晰,是一篇非常好的作品,推荐给大家欣赏!【编辑:叶雨】 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1409050040】
1 楼 文友: 2014-09-0 18:44:48 喜欢老土幽默风趣的语言,这故事很好,欣赏了! 文学陶冶情操,文字净化灵魂。
2 楼 文友: 2014-09-04 12: 5:28 一看这问题,就心里一点酸楚,想起来当年自己也陪读的事。

于是怀着好奇的心情往下看,好看,风趣,真实,眼前全是文字描述的画面

笑了,因为那句 解放区的天什么时候才能亮呀? 是啊,盼望着教育改革有新作为,还读书一个本来面目!

问候,祝福!
 楼 文友: 2014-09-09 1 :12:46 《陪读》以一个极其真实的现象为题材,体现了父母对儿女的关怀,另一方面也在惊醒各位父母,你们成不了孩子一生的依靠,有些路必须自己走。赞。 我只是一株小草,每一次吐绿都是新生。且行且珍惜生命中的每一次感动。
4 楼 文友: 2014-09-11 11: 7:25 挺俏皮,好文字不需要表扬,需要肯定宝宝中暑
工作常备药的种类
灯盏细辛软胶囊怎么样
舒筋通络活血化瘀的药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