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柏林电影节开幕王全安张雨绮夫妻协力再夺熊奢侈品市场和消费

发布时间:2020-02-15 21:09:22

柏林墙倒塌25年现状:西德人抱怨 东德人怀旧

11月9日,德国在柏林勃兰登堡门举行大型活动,纪念柏林墙倒塌25周年。CFP供图

1989年11月9日,柏林墙倒塌,被阻隔数十年之久的德意志民族再度牵手,全部德国一度堕入极其兴奋的状态。这1备受世界注视的事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,它标志着冷战的结束与德国的再统一。如今,统一之后出身的一代已然长大,东西德分裂四十多年的历史伤痕是不是已经愈合?

从最近公布的数据来看,目前尚不能对这个问题做出积极的回答。

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,德国在统一以后虽然在东部建设中投入了巨资,例如修建住房、高速公路、铁路等基础设施,提高人们的工资和退休金。但是,东部并没有像科尔总理许诺的那样成为繁华之地。东部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虽然翻了两番,但仍比西部低30%。东部的平均工资比西部低19%。东部的养老金比西部低7.8%。东部人均缴纳的税款是每人937欧元,远低于西部的1837欧元。东部比西部高的,可能只有失业率目前东部的失业率是10.3%,虽然已是自统一以来的最低值,但仍高于西部的6%。不仅如此,由于大量人口流向西部,东部人口数量自统一以来已减少11%。近年来,东部在经济上追逐西部的步伐越来越慢,近乎堕入停滞,追上西部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。

社会经济发展的现实,自然会影响到人们的认知。有意思的是,由于受到历史遗产的影响,东西德人对统一进程的认知和感受有所不同,在有些方面乃至截然对峙。根据民意调查机构(infratest dimap)今年9月24日公布的调查结果,认为德国统一利大于弊的原西德地区民众(以下简称西德人)仅为48%,26%的人乃至认为德国统一弊大于利。与西德人相对消极的评价相比,原东德地区民众(以下简称东德人)对德国统一的评价显得较为积极,75%的人认为德国统一的利大于弊。尽管如此,很多东德人仍表现出明显的怀旧情结,觉得原东德在许多方面做得比今日的联邦德国更好。例如,78%的人觉得原东德的学校体制更好。75%的人认为原东德的社会保障更好。超过5分之3的人认为原东德在男女平等、医疗保障方面做得更好。甚至还有近五分之一的东德人觉得原东德的政治体制更加优越。而在1995年,持这一看法的受访者比例仅为6%。

这一调查反映出的两个问题,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。第一,为何西德人对德国统一的评价那末保守和消极?第二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东德人怀念原东德?当年无情抛弃这个独裁国家的不正是他们自己吗?

西德人对统一的消极评价,可能与德国耗费巨资建设东部、并且让他们掏腰包有关。根据柏林自由大学教授施罗德的计算,在1990年至2014年间,建设东部花费了纳税人大约两万亿欧元。这近乎是个天文数字。因为原有的财政收入不足以支持东部建设,所以,德国在统一以后违背了科尔总理当初不加税的许诺,开始额外征收一种团结税(最初占个人收入所得的7.5%,后改为5.5%),并计划一直征收到2019年。虽然说团结税是面向全国征收的,但是,由于西德人口占多数,而且只有收入超过一定水平才需要缴纳(目前是持1级税卡每个月收入超过1444欧元或持3级税卡每月收入超过2726欧元才须缴纳),因此,这项税负主要还是落在了西德人的肩上。这让很多西德人认为是他们在为德国统一埋单,虽然从道义上难以推却,但也难免会心存不满。2013年9月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,86%的西德人希望废除团结税。

德国计划到2019年将东部的养老金提高到西部水平,为此每年需增加45亿欧元的投入。西德人觉得,这样做不公平,是在拿他们的钱补贴东德人,由于东德人缴纳的养老金远比西德人少,终究拿到的养老金却和他们一样多。

另外,德国专门针对东部的资助,也让西部的和民众感到不公,由于西部一样也有经济发展薄弱的地区,但却没有得到一样的资助。每当遇到财政危机,开始讨论增税或削减社会福利时,西德人的不满情绪就会上升,并把这笔账算到东德人的头上。

使人尴尬的是,当西德人以金主的心态强调自己对统一的贡献时,东德人由于对统一的期待落空而堕入失望当中。当西德人由于要为统一埋单而心有不满时,东德人也在抱怨自己成了联邦德国的二等公民,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。这种认知差异,成为东西部德国人相互之间存在偏见、互相不满的一个本源。根据阿伦斯巴赫今年10月1日公布的调查结果,67%的东德人认为西德人傲慢,51%的西德人认为东德人不知足。人们乃至还发明了专门的绰号来调侃对方,如自以为是的西德佬(Besserwessis)和怨气冲天的东德佬(Jammerossis)。虽然这被视为是偏见或定型观念,不过,倒也能恰如其分地刻画出部分德国民众的心态。这说明,现实中的柏林墙虽然已被推倒25年了,但人们心中的柏林墙尚未消失。

说到东德人的怀旧心理,人们可能都有这样的体验每当现实境遇不佳时,人们就喜欢回忆起以往的幸福时光。这是人之常情,东德人也不例外。东德曾是社会主义阵营中经济发展水平最好的国家,被原苏联国家领导人赫鲁晓夫称作是社会主义的橱窗。虽然说落后于西德,但东德人推倒柏林墙,其实不完全是由于走投无路,而是出于对更美好生活的渴望。

统一以后,东德民众遭到范围浩大的社会转轨的冲击。在政治上,原东德的国家机器被改组,党政机关被解散,近百万公务人员被解聘,包括高校里的马列主义研究人员。与此同时,大量西部官员在东部掌权。在经济上,国营企业被私有化,大量工厂被西部企业收购或关闭。在社会文化方面,以往的意识形态遭到否定,西部的价值观成为正统。东德人的生活可以说遭遇到全面的冲击,社会问题也接踵而至:失业率上升,生育率下落,人口流失,社会治安恶化,等等。转型早期的阵痛,让很多东德人感到自己成了德国统一的输家。这类历史记忆深深地刻在了人们的脑海当中。

如今,东德人逐渐认识到,想要完全追上西德已不现实。他们同时也认识到,西德的制度并不是样样都比原东德好。这让很多东德人感到失落。西德人在物资和道德方面的优越感,也常常让东德人感到生气和反感。此时,当初对原东德的不满已淡去,人们更多的是怀念原东德时期那种稳定而简单的生活、有保障的工作和住房、免费的教育和医疗。虽然当时自由遭到限制,但是生活却很安稳。怀旧总是难免会带上一种玫瑰色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更何况,东德人的怀旧不但仅是对过去生活的回想,同时也是对当前生活现实的一种,还有维系自我认同与尊严的心理夹杂在里面。东德人的怀旧现象早已被人注意到,人们还为此发明了一个新单词Ostalgie,由东部(Ost)和怀旧(Nostalgie)两词组合而成。

无论是西德人对统一的不满,还是东德人的失望与怀旧,都是因为他们只看到了自己的得失,而没看到完整的画面。德国统一虽然耗费巨资,但却不是一笔赔本买卖它让德国重新成为一个完全的独立国家,成为欧洲和国际舞台上举足轻重的政治气力。虽然东德人对统一的期待没有完全实现,但是,东部的发展和进步却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。

默克尔总理在记念德国统一20周年时曾说,统一还没有完成,这句话在今天仍然不过时。东部的社会经济发展依然落后于西部,两地人的心理隔阂仍未消除。德国的经验表明,实现政治上的统一已属不容易,在经济上融为一体更加艰苦,但最难的,恐怕还是精神和心理层面的统一。德国在这方面已取得了很大的进步,但长时间分裂的历史伤痕仍未愈合,而且,要弥合东西部德国之间的鸿沟,要走的路还很长。

(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留德博士)

金戈和希爱力区别是什么
急性腹泻种类和原因
希爱力治疗阳痿效果如何
金振口服液口感符合儿童需求吗
印度希爱力和希爱力哪个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