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血火天衣 第549章 公爵毒计

发布时间:2019-12-05 06:26:45

血火天衣 第549章 公爵毒计

“五十万?”

即使多少有一点心理准备,水朝阳说出的这个数字依然令仇无衣有些吃惊

。(..)

与刘震野的决战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结束,所以现在众人开会的地方已经转移到了最前线,也就是刘震野的主城,几天之前飘扬的军旗早已换了模样,一堆堆尚且在燃烧着烈焰的尸体仿佛在诉说这场战斗的残酷,然而这与水朝阳没什么关系。

刘震野采取了诱敌深入的战术,然后在地下埋藏了大量火药,这一招的确发挥了应有的作用,甚至好几个修罗之国的强者也收到了重创,他们其实只是协助占领城堡的,基本没有参战,万幸没有生命危险,而水朝阳麾下的武者也死伤严重,士兵就更不用说了。

可是如果计算一下的话,刘震野的军队被大爆炸伤得更惨,尤其是诱饵部队,一个都不剩,全部覆没,若非被逼迫到了极点,大概不会有人选择如此丧心病狂的战法,这一战,刘震野本人也死在了火焰当中。

“居然这么多难民,这附近的领地加起来难道有这么多人?”

凌戚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,她对难民之类的事情一向非常关注,否则也不会冒着危险操纵浮游都市救人了,打完一仗,且不论有几多胜利果实,这五十万难民着实是要命的大问题。

“朋友,就是因为没有这么多人,所以才糟糕啊。”

水朝阳皱了皱眉,脸上仍然糊着一层黑灰,脸上的肌肉一扯,黑灰就不住地往下掉,分明打了胜仗,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

“原来如此,都是外来逃难的人,打来打去,像个什么样子!”

凌戚的拳头用力一捏,将桌上的茶杯捏得粉碎,滚烫的茶水浇在毫无瑕疵的双手之上,自己却浑然不知,倒是边上的几个将领不禁动容。

他们都是水朝阳提拔起来的武将,自然不知道凌戚的实力,本以为只是领主的朋友而已,但是刚才的一幕却已经显露出了她自身的实力,虽然这里面天衣起到的作用更大。

范铃雨没有参加会议,仇无衣担心激起战意会使力量失控,也没有让她知道难民与战场的事情。

“难民的来路呢?退一步讲,就算是刘震野收容了这些难民吧,他哪来的自信收容五十万?”

一阵静默之后,仇无衣盯着桌案上摊开的地图,视线移向自己所在的位置。

一夜之间多出五十万拖家带口的难民,这件事着实是不太好办,不过任何事情都要一步一步来,首先还是必须弄清楚来龙去脉,这正是仇无衣考虑事情的方式。

“哼,他怎么可能这么好心,就算是收容了也只是当成盾牌而已吧,兄弟,你看,难民主要是从这几个方向涌来的。”

说着,水朝阳在地图上标志除了几个箭头。

“一两天之间?”

仇无衣眼睛忽地一亮,顿时明白了些什么。

“差不多。”

“果然……这老东西,真是不怀好意啊,刘震野和司徒威勾结的信件都是属实的,是吧?”

思索了片刻,仇无衣却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,与一脸阴云的众人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。

天启公爵司徒威,割据震国半壁江山的强大领主,其死敌为白夜公爵辽太昊,两人的领土形状相当微妙,除了主城附近的若干城市之外,许多领地都是飞地,密密麻麻散的到处都是――当年胡乱分封的结果,而这两大公爵对峙的焦点自然就是震国的皇都。

皇都的名字自然就叫皇都,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异类。

辽太昊的势力大致分布在南边,司徒威则在北边自立门户,刘震野的领土距离司徒威实际控制的几片领地已经不算太远,这几年,他也正是以臣服的姿态活了下来。

“当然属实,这根本没必要证明,谁都知道啊,嗯?兄弟你莫不是想说难民是司徒威那老贼驱赶来的?”

水朝阳脑子反应不慢,看到仇无衣一直在地图上点击的几个区域,思路也顿时一阵清明。

“什么?”

“这有什么意义?”

在座的其他将领尚且有些糊涂,仇无衣不禁暗中苦笑,此时若是焦木或者阿萌在场的话,肯定比这群家伙明白得快,柳莓莓必定也能迅速理解,不过现在柳莓莓也没有在场,她负责治疗伤兵的任务,现在已经忙得怒火中烧。

“那老东西吃定了我绝对没法放着难民不管,只要进入了我所保护的土地,我就有保护他们的义务,仅此而已。”

仇无衣的笑容令那几个不太了解其为人的将领心中一紧,他们这时候才想到自己的领主大人有一个什么样的称号,也终于想通了司徒威的计策。

而今,仇无衣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默默无闻的边境领主,一仗让刘震野陷入僵局,现在已经吸引了大量的目光。

吞并了刘震野的土地之后,启明星伯爵领也已经是有二十余万人口的大领地了,先不论敌友站队,首先警戒一下是没错的,而且现在流露出来的态度也已经相当明朗,就是要与司徒威为敌。

多线打仗不是什么罕见的事,这几年来两大公爵一直在多线作战,一边两军对峙,一边剿灭吸收其他领主的领地,在朝堂上两个人还要做出一番惺惺相惜的模样,每当两人去“面圣”的时候,光是提防暗杀就不知道要下多少功夫,至于皇帝……不提也罢。

所以司徒威肯定是要提防仇无衣背后捅刀子的。

“果然,你看这几处难民流动的地方,后面就是关隘,如果那老贼不放行,谁能从把守严密的关隘逃过来?咱们边境就这么点人口,若不是老贼把逃到他自己领土的难民赶到这边,又怎么能弄出五十万人?”

水朝阳愤愤不平地踢了一脚桌腿,力道把握得还算好,只是弄出了巨响,没把桌子踢坏。

“对!如此说来,我看有不少难民的口音都是中间地区的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!”

终于有将领脑袋开窍了,其他人也左一句老贼右一句匹夫,在绝大多数震国人民眼中,两个公爵就是篡夺国家的国贼,一提到他们的名字就多半要咒骂一番。

“哼,就让他机关算尽,也算不到我能……”

“不!这一次,领地一定要收容全部难民,是领地,不是别的地方。”

仇无衣挥起一只手,将凌戚即将说出的话中途拦住。

“什么!你放着那么大的地方不管,这可是五十万人!”

凌戚怒火一上头,就不顾什么保密不保密,立刻和仇无衣吵了起来。

“谁说放着了,他们的目的不是很明显么?就是让咱们疲于应对难民无暇出兵,但是这也同时告诉咱们一件事,最近司徒威肯定有大行动,所以才没法分兵来直接报复,至于是什么行动,抱歉,现在还不知道,焦木已经去询问了。既然司徒威希望如此,那我为什么不给他看看我疲于应付的样子?这样一来他也能放心了。”

仇无衣淡然一笑,向凌戚使了个眼色,总算瞒住了浮游都市的事情,这件事目前不仅不能让敌人知道,同样也不能让友军知道。

为什么?刚刚打了胜仗,一两天之间就涌来了这么多难民,领地里没有密探才怪,仇无衣可不信这群人的嘴巴有多严。

“如果全力安置难民的话,除了粮食问题,其他的倒是问题不大。”

水朝阳盘算了一下几十万人的消耗与其他需求,勉强点了点头。

“水大哥,以最低限度分配的话,能不能支持一个月左右?”

心中已经将接下来要走的步骤分析完毕,仇无衣抬手在地图上又标记了几处湖泊。

“三五个月应该问题不大,刚才我带人去检查了一下,这边的存粮倒是不少,现在库房已经封锁了,谁都别想搞破坏,但是这些粮食肯定吃不到下一季收获,而且咱们现在也没有那么多可以种的土地。”

水朝阳已然意识到仇无衣可能心有计策,脸上的紧张也就随之消失了,将刚打下来的城堡军粮,军需相关的事情简略地复述了一遍。

“水大哥,随你一起去的都有谁?亲眼见过这些军粮的人,你可曾记得?”

仇无衣略一沉吟,计上心来。

“两个亲兵,现在还把守在门口,都是兄弟,绝对不可能背叛。”

“那就好,现在咱们可不能有这么多粮食,至少要做做样子。水大哥,诸位大哥,这件事来得紧急,也休怪我刚愎自用一次了,接下来我所说的话,还请诸位大哥听好,一丝不苟地执行。”

仇无衣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,脸上虽带着笑意,在座的所有人所看到的却是严肃。

“兄弟,你尽管讲,都听好。”

水朝阳自然不会反对,大手一挥,其他的武将也都静了下来。

“这个嘛……现在还不能讲,必须等焦木带回情报之后才行。”

“不用等了,司徒威的攻击目标是青龙城寨,二十五万对十二万。”

大门哐地一声打开,焦木那比声音还冷漠的身影赫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。

青海省藏医院预约挂号
高陵县妇幼保健院
贵州治疗癫痫首选医院
长沙癫痫的中医治疗
昆明市较好的妇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